永垂青史的红色篇章 ------吕店镇下范村革命史记

发布时间:2021-05-15 10:29:00 点击:

永垂青史的红色篇章

------吕店镇下范村革命史记

伊川的革命斗争是从1932年酒后和乐学校建立伊川第一支部开始的,下范的革命星火是从1937年下半年燃起的。那时吕店全区四个完小学校,有三个校长是共产党员,徐恩广是下范地下党支部书记兼校长,在学校成立“抗敌救援”宣传队,开办农民夜校开展救亡活动。1938年发展下范学校教师范承修入党,并在学校成立“读书会”,吸收进步学生进行抗日救国革命理论教育。1938年5月,由张思贤、周发尧二人介绍下范教师范敬玺加入地下党,范敬玺同张思贤、张子杰、张卿等人是结拜兄弟。当时吕店完小既是伊川县委所在地,又是吕店区委所在地。1938年秋,下范学校的党员积极参加了在吕店完小举办的“抗日游击干部”训练班。为了加强同地下党的联系,范敬玺将侄儿范钦送到吕店完小去上学,担任地下党的交通员。范钦于1938年9月由温岑、姚发挥二同学介绍加入民先组织,后又于1939年5月由张卿、宋弼介绍加入地下党。1939年秋,伊川选举产生全国“七大”代表13人,下范学校教师、地下党员王遂卿被选上。党组织安排地下党员担任下范村联保主任和下范中心学校校长。并在下范学校安排了一些地下党员当教师作为掩护。1940年10月,中共吕店区委决定:扒掉联保所辖区内的罗汉寺等,把下范的初小扩建成完小,培养更多的革命人才。党组织派地下党员马玉彬到下范担任联保主任、邢纯信任联保队副。邢纯信(下范村人)等人在经过与劣绅们的斗争后,将下范初小扩建成了完小。校长徐恩广、教师蔡迈轮、梁海云、范敬玺、范承修等7名党员,都在这个学校工作,下范完小成了一个红色革命基地。学生白天上课,夜间露营,把宣传抗日救国活动搞得轰轰烈烈,成为传播革命思想、培养进步学生的革命摇篮。因地处吕店乡革命中心的西北部,因此被誉为抗战时期的“西北边区大学”,吕店地区也被称为伊川“小苏区”。

1938年伊川县委迁到吕店完小后,吕店西北地带的下范学校就成为了伊川革命的核心,党的重要人物来往增多,因此党组织在范钦家设立白区地下党联络站,负责由延安、华北到中原或伏牛山区工作的地下党党员中转工作,使过往同志有了安身之地。这样一来,往东有温沟温德庆家联络站,往西有山张徐马张同举家联络站,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地下交通线。范敬玺在联络站首先迎来的是许毅同志,即豫西专署副专员,接着又迎来了梁子端、梁海云、徐安石、李福均等同志。到位后,李福均任我县县委组织部长,徐安石任吕店抗日区委书记,梁子端任君召抗日区委书记。经常到联络站的还有:槐树庄的张大猷(伊洛边区区委书记)、徐马村的徐恩广(伊洛边区区委副书记)、山张村的张同举(伊洛边区区委组织委员)、许营村的邢发林(彭婆区区长)、申圪垱村的申金言(彭婆区委宣传委员)等,他们时常在一起集会,讨论研究抗日救亡工作,如何发动组织群众,开展革命斗争,开展减租减息和倒地运动。因此,联络站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,被当时的日伪县长张治公说成是“共产党地下办事处”。1938年9月至1940年6月,下范党支部受中共五区(吕店区委)管辖,张思贤、张子杰也经常到下范学校和联络站指导工作。

1940年10月,按照省委“易地领导”的指示,中共新安县委书记蔡迈轮到伊川工作,任下范小学教员。蔡到伊川后,化名蔡彭寿,任伊川县委委员,吃住在联络站,直到1942年9月离开奔赴陕北。在嵩山地区当专员的戴季英(豫西军区政委)也在联络站住过,解放后任河南省省委常委、开封市委书记。联络站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,为抗战的胜利做出来了巨大贡献。

1942年范广修为掩护我党地下联络站的安全,在党组织的授意下,谋取下范保长之位。党组织在范钦家设立秘密联络站,可以说是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那时范钦家住在下范村沟南坡,一是地理位置十分隐蔽。二是家中有两名地下党员,政治上相对来说安全可靠。三是全家人对共产党是拥护的。同时,家里比较富裕,在经济上有些实力,每逢地下党来人,全家人都是热情接待,积极掩护,夜间为其站岗,白天为其放哨,十来年间未出过一点差错。家中一个长工、二个短工,长工入了党,两个短工也成了革命的积极分子。1942年9月,蔡迈轮、梁海云、徐恩广等相继从伊川撤回延安,后来都成了抗日根据地的骨干,范承修接任下范地下党书记。1943年春,国民党对我党地下组织开始疯狂破坏,党组织通知停止活动。1943年秋,下范小学的王遂卿老师、下范联保主任马玉彬等同志被捕入狱,受尽折磨后送叶县集中营劳改。很多同志被致死或活埋。1944年5月张思贤奉命从外地回到伊川,着手恢复党员的组织关系,张卿代表县委宣布下范村党支部恢复范敬玺、范承修、范钦党籍,范敬玺任党支部书记。1944年7月,太行军区派杨新志同志,以买卖羊皮商人身份,来到伊川县,到达下范村,吃住在联络站。第一次会议是在范承修家车院开的,杨同志讲了外面的革命形势并了解当地情况,安排对万安山日伪据点进行分工侦察。

1944年6月,张思贤在丁流召开部分党员骨干会议动员抗日,6月下旬,张思贤又在张卿家窑洞召开组织抗日武装,打击日寇动员会。这两次会议,下范村党支部书记范敬玺都被通知参加。1944年7月,下范支部人员参加了在竹园建立的武装抗日游击队,8月又参加了在乔村召开的地下党支部书记会议。

1944年9月,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支队——皮、徐支队途径伊川,到达嵩山地区,部分军人在下范村过了中秋节,当日由民兵为其站岗,家家户户给部队做饭,子弟兵则给群众担水扫地,部队官兵还和青年学生一起扭秧歌、写标语、载歌载舞大联欢,到处呈现出一派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。

同年9月,成立独立团,张思贤任伊登县独立团团长,杨新志任参谋长,范敬玺任吕店区干队副政委(1945年3月至6月)、范钦任吕店区委委员(1945年调任伊登县大金店区委书记),1945年1至9月,范承修任县武委会主任。从1945年开始,下范村党员群众参与了打击日伪军的战斗:如1945年1月1日孙村与日作战、1944年11月17日官庄反击日寇“大扫荡”、1945年3月夜袭吕店日伪乡公所、1945年春吕店沟张阻击日寇战斗、1945年7月与日伪乡长在椿树岭的战斗。特别是1945年日寇投降前夕,日寇在郭洼用大炮向彭婆区政府驻地万坡村轰击,下范、袁庄、邢坡等村民兵配合,有力地打击了日寇,使之不能进犯。

1945年2月,王树声、戴季英带部队从延安出发,经伊川到白栗坪一带。1945年9月下旬,张思贤率伊川抗日县、区政府和干部家属800余人南下,与在桐柏的新四军五师李先念部会师,编入中原军区一纵皮定均第一旅第一团第三营(伊川营)。下范村编入第三营的有范敬玺、范官(范承礼)、范钦命、范钦、邢纯信、范敬爵、范钦周、范承统、范新发、范子云、范春旺、范广运、范敬唐、范天心、张存宽、范老石、范光申、张老安兄弟等18人之多。在南下行军途中,伊川营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斗争。一路战斗不断,在经过临汝焦村时,突遭敌人伏击,张思贤(教导团副政委)不幸中弹牺牲。参谋长杨新志在沙河店战斗中牺牲。抗日部队南下后,国民党卷土重来,残酷地杀害抗日干部、战士及革命家属。下范村任县武委会主任的范承修遭砍死,其60多岁的父亲也被勒死,两岁婴儿也被刺刀挑死。庆幸留下一个儿子叫天照,解放后改名叫“党照”。南下战士范官,按照部队布置返家,被捕后英勇不屈,被拉到伊河滩用乱刀捅刺活埋。范子云被捕后拉到颍阳镇浑身缠满布条、浇上汽油,扬言点天灯。范钦家(联络站)也未逃厄运,全家20余口人被逼外逃,门被封、家被抄,弄得亲离子散,无家可归,逃到偃师宋沟村一个亲友家,卖掉了东西,吃掉了牲畜,再后来卖了几十亩地又贷了款,周旋了将近一个月才回到了家。

1946年6月26日,中原突围战役打响后,皮旅的任务是牵制敌人,坚守3天,哪怕是人员全部牺牲,也要保证大部队突围。任务完成后再向东突围。在到达江苏保卫淮阴战斗中,仗打了6天6夜。范敬玺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。淮阴城没保住,退守到涟水城,战斗异常激烈,范钦命在这次战斗中也光荣牺牲。张灵甫74师十分狂妄,占据孟良崮,搞“中心开花”,伊川营在攻打国民党王牌74师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后一旅一团三营改编为181师第541团3营,在中原突围和解放华东、华北、西北、西南以及抗美援朝战争中屡建奇功,表现了伊川人民子弟兵的英雄气概。邢纯信跟随皮旅一直打到孟良崮、临汾、太原、西安等地,作战中光荣负伤,解放后在省供销社任职。

在中原突围开始,下范村的范钦、范天心被编入一纵三旅刘昌毅部、范钦任旅政治部组织干事,一纵都属王树声、戴季英领导。向西突围后,部队与敌人展开肉搏战、冲过平汉铁路后,遇到了一条大河,在抢占对岸滩头阵地时,彭婆槐庄的张大猷(南下时教导团副政委),就牺牲在这里。渡河后,又遇到汉江,范天心是脱了裤子当水马骑着游过了汉江,过江后,鞋子没了,他把身上背的小包袱撕成条,缠在脚上当鞋子,一路走着,包袱也撕完了,布条也粘在脚上,全是血,就这样,突围出来。范钦是一只胳膊扣在船尾竖桩上,身子在水里漂着过的汉水。张沟村的张行庭、张行光兄弟二人被敌机炸死在汉水中。部队突围出来后,在鄂西北武当山区化整为零,开辟革命根据地,进行游击战。范钦被派到南漳县石门区任区长、区委书记。1947年4月,范钦不幸被捕,敌人严刑拷打,宁死不屈。在狱中,与旅直属总支书记杨士元接头串联,暗中保护旅政治部保卫科长许飞青,在遣返中,范钦委派沟张村张磊,设法护送许飞青同志,一路到范钦家安排路费,送至山张联络站,到达老解放区。建国后,许飞青任甘肃省副省长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。70年代化肥紧张,县政府领导动员去向老战友求助。范钦与县农资部门的同志一起到甘肃,许飞青无偿给伊川解决化肥300吨,连运费都没要,后又让儿子徐小青来看望。中原突围战役,震惊中外,一举杀出了国民党30万大军的重围,出色的完成了战略转移与战略牵制任务,胜利地拉开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序幕。

1947年7月,全国解放形势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。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,一举突破黄河天险,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。陈(赓)谢(富治)野战军来到伊川,王景琦(县长)、下范村范钦周(区长)等为其做向导。侦察员张聪义等5人深入城内侦察,10月10日伊川解放。1947年11月建立沙元、冷铺二个区,邢发林、范钦周分任区长。12月,县长张重、冷铺区长范钦周,请求过路部队,一举歼灭冷铺区一带土匪200余人。12月,张重带领县区干部转移到蔡店镇,建立了布岭区,范钦周为区长。1947年8月全国开始剿匪工作,1949年4月伊川独立团和区干队2500余人,由地方部队升为野战军,参加解放江南战斗。同时抽调一批干部随军南下,下范村范广运、范敬唐等就是在这个时候随军南下,范广运担任云南昭通地区剿匪司令,范敬唐担任云南思茅县财政局长。

下范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付出了很大牺牲,做出了很大贡献。据不完全统计,有6名先烈在抗战中为国捐躯。30多名革命者解放后走上领导岗位。如:伊川县第一任县长范钦周、第一任县文化馆馆长范钦(正县级)、解放军某野战医院政委范存宽、洛阳地委公安处副处长范承统、洛阳地委公安处政保股股长范新发、黑龙江伊春市劳资局局长范子云、南京军区某部副团长范春旺、重工部有色金属厅厅长范爵(正省级)等。

1946年底,国民党趁我军南下,将下范地下党掌控的学校搬走,1948年伊川解放后群众强烈要求重新建校,恢复学校。7月区政府、村农会一致推荐在家养病的老革命范钦出来办学,担任学区校长。开始建校很困难,发动群众拆庙伐树盖教室做桌凳。全村男女老少自觉出工出力,特别是老头老太太主动清砖洗瓦。范才老先生不但自觉贡献一棵大树,还主动担当施工员。校舍刚建成,学校就组织教师和学生在校外写标语,建宣传队,政治空气搞的很活跃。群众称赞说:“西北边区大学”的气氛又回来了。解放后,从下范学校毕业的学生中,有些从事教育工作,有些从事专业技术工作,有些走上了领导岗位。如:范苗云任河南省委机要局局长(正厅级),范省伟任云南省黔西南州委常委、州纪委书记(副厅级),科以上干部数十人。

1948年下范成立农会,主席邢纯信,后为张改名,积极开展土改和剿匪工作。范全宝为区政府秘书,后在石油公司任经理。范健任区委副书记,后在县质监局任局长。范正元也在区政府任职。1950年范春和、范京云二人响应国家号召参加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战争。1952年,下范村又有4人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范卷(卿)在某部任正团职,转业后任郑州市人防办党委书记。范景臣转业后任下范村副书记,范欣转业后任洛阳矿山机械厂卫生院书记、院长,张四升转业后任县供销社监事会理事长。1956年响应国家号召,支边青年3人到青海工作,范钦惠海西州商业局工作,后任驻西宁办事处书记、主任。范遂顺任天峻县水产公司会计股长,范甲宗天峻县水产公司业务股长。

范七星参军后,1978年参加山东省东明县抗洪抢险斗争,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,被师部评为优秀义务兵。张伊川也参加了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。

1992年,下范初中由时任下范村党支部书记赵狼娃千方百计筹资建设。2003年范苗云积极筹措资金,范京顺现场蹲点监督,范彦召具体施工,建成景范第三十九希望小学。范苗云还对下范小学--“西北边区大学”遗址房屋进行了修缮,对下范新村的主干道修筑、路灯安装做了很多工作。范霞通对村里吃水工程和村组道路建设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范京顺、范坤亚对下范祠堂的维护和范氏文化的传承也做了许多工作,付出了一定心血。2006年下范四队范焕甲、五队范平均因家境贫困,无力搬入新村,在范京顺、范彦召、范敬臣、范和栓、范月星等的帮助下,搬入岭上新居。整个下范村在外人员对村里工作还是比较关心和支持的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下范村在党支部书记范月星的带领下,全村村民团结一致,扶贫攻坚,新农村建设都取得了重要成果,兴办了企业和扶贫工厂,新村建设得到了提升,贫困户全部脱贫摘帽。

这是起点,不是终点,下范村会乘全国庆祝中国共产党一百周年的东风,追寻历史根脉,感悟初心使命,发扬革命传统,传承红色基因,赓续百年路,启航新征程,为下范村的美好明天而努力奋斗。


文章评论
内容: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