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唐名相李德裕

发布时间:2020-08-11 10:11:00 点击:

晚唐名相李德裕
李耀曾
李德裕(787年-849年),河北省赞皇县人,唐朝中期著名政治家、诗人,官至宰相。李德裕35岁左右,曾在伊川城关境内创建平泉别墅,他在《平泉山居戒子孙记》中说:“经始平泉,追先志也。吾随侍先太师忠懿公(父吉甫),在外十四年,上会稽,探禹穴,历楚泽,登巫山,游沅湘,望衡峤。先公每维舟清眺,意有所感,必凄然遐想,属目伊川。尝赋诗曰:‘龙门南岳尽伊原,草树人烟目所存。正是北州梨枣熟,梦魂秋日到郊园。’吾心感是诗,有退居伊、洛之志。前守金陵,于龙门之西,得乔处士故居。”广植奇花异草,集天下之大成。此后,“平泉朝游”便成为洛阳八大景之一。李德裕死后,忘不掉他的平泉山庄,嘱咐后辈将自己葬于罗村附近。
李德裕长得俊美挺拔。其父李吉甫每每向同朝官员夸赞儿子的聪明。宰相武元衡有一次召李德裕来。问道:“孩子,你在家都念些什么书?”想借此试探德裕的志向。不料李德裕竟不回答。第二天武元衡把这件事告诉李吉甫。李吉甫回家后责备儿子。李德裕说:“武公身为宰相,不问兴邦治国的道理,却问我所读何书。读什么书是礼部大臣管的事,武公所问不当,所以我没有回答他。”李吉甫将原委告知武相,武相大为惭愧。
魏晋的时候大多数人还不习惯饮茶,把喝那种苦涩的茶水当作一种不幸的事情,称其为“水厄”。晋朝名士王濛喜欢饮茶,不仅自己喝还坚持乐吾乐及人之所乐的原则,凡是到他家来的客人都是清茶一杯,当时的官员和文士每次要到王濛府上拜访之前都会很无奈的说:“今天将要遭遇水厄了”。
到了唐朝,茶饮逐步开始普及,唐德宗时期国家正式开始对茶叶征税,一年的税收为四十万贯钱,到了晚唐,茶税成为国家税收的支柱税种之一。
茶饮盛行的标志之一是有了关于煎茶用水的评定。陆羽的《茶经》中列举了排名在前二十位的煎茶水,张又新在《煎茶水记》中也列举了排位前七名的煎茶水。
“碧流霞脚碎,香泛乳花轻。六腑睡神去,数朝诗思清。”这是李德裕《故人寄茶》一诗中的句子。李德裕煎茶用的是常州惠山寺的泉水,惠山寺泉水在陆羽和张又新的排行榜上都名列第二。用常州惠山寺的泉水冲茶是李德裕在浙西、淮南两地任职时养成的习惯,当他回到京师长安当上宰相后,仍然用的是惠山寺泉水。长安离常州有数千里之遥,李德裕煎茶用的泉水通过驿站一站一站的接力递送,千里送水,人称水递。
后来有一个僧人对李德裕说,你已经很了不起了,能够和古代的伊尹、皋陶这样有名的人物相提并论。但是在一些小事上没有处理好影响了你的声名,让人从千万里之外送水煎茶,有些劳师兴众了。
李德裕回答说,我这个人没有过多的嗜欲,不想去赚钱,不喜好声伎,不通宵达旦的开欢乐聚会,很少喝酒,就是喜好饮茶。如果连这个爱好也不能享受,那不是自己虐待自己吗?
僧人说贫僧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想告诉您在咱们京城地下就有煎茶的好水,在城南保宁坊的昊天观中厨房的后面有一口井,这井下的水脉和常州惠山寺泉水的水脉是相通的。
口说无凭,还要检验。古人检验煎茶水时没有那么多仪器设备,全靠称量重量,同等体积的水重量越轻水质越好。李德裕派人取了十份水样暗自做了记号混在一起进行验证,结果有两种水样的重量是相等的,这两种水样分别是常州惠山寺泉水和京师长安昊天观的井水。验证之后,李德裕冲茶就改为就地取材。

文章评论
内容: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