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正不阿

发布时间:2020-07-14 10:36:00 点击:

刚正不阿

岳令团

大中祥符八年(1015),进士及第不久的范仲淹,出任广德军司理参军。司理参军是军州里官职最卑微的从九品,负责讼狱等事。初入仕途的范仲淹,虽然只有27岁,却已经显示出他的廉洁品德和从政才能。他以民为念,公平执法,一上任便天天审阅百姓的诉讼案件,经常微服私访,了解案情,还亲自到狱中了解犯人情况。凡发现案情有可疑者,一定要重新审理,对于冤假错案予以平反或纠正,为此常与太守的意见相左。太守每每自以为是,以势压人,对他大发雷霆。但范仲淹刚直不阿,据理力争,寸步不让,每次都辩得面红耳赤,太守亦无可奈何。回到住处,范仲淹便将与太守辩论的案情与各自的言论主张记在迎门的屏风上,以便常常观看,省察自己。等他离任的时候,偌大的一个屏风上密密麻麻全写满了字,太守闻听此事,心中相当忐忑,深长思之,行为收敛了很多。
范仲淹为谏阻宋仁宗率百官为皇太后上寿,而被外放到河中府任通判。河中府盛产名贵木材,宋真宗时期,东封西祀,大兴土木,年年要从这里为汴京征集大量木材,人民苦不堪言。宋仁宗即位后,寿宁观和昭应宫先后发生火灾。天圣八年(1030)三月,盐铁、户部、度支三司上书刘太后和仁宗皇帝,建议修建太乙宫等处宫院,仅木材一项就要九万四千多根。刘太后下令木材仍从山西河中府采运。诏书下到地方,百姓怨声载道。范仲淹知道,当地木材资源已近乏竭,民力也不堪重负,如果再大规模征收,人民将无法生存。他不顾自己刚被赶出朝廷的现实,又一次越职言事,上了《谏买木修昭应寿宁宫奏》,要朝廷顺人心合天意罢修寺观。刘太后虽对范仲淹劝自己还政耿耿于怀,但迫于民意,还是做出了停建的决定。河中府百姓得知停征木材的消息,无不奔走相告,称范仲淹为再生父母。
景祐元年(1034)正月,身为右司谏的范仲淹因谏止废郭皇后,第二次被贬出京,到偏远的睦州任知州。赴任途中,他的心情十分沉重。但这并不是因为个人的宠辱得失,而是深感仁宗的偏执和柔弱。他为国家的兴亡担心,他为大宋的社稷忧虑。百感交集中他写了一首诗,以表达自己的忧国忧民之情:
重父必重母,正邦先正家。
一心回主意,十口向天涯。
铜虎恩犹厚,鲈鱼味复佳。
圣明何以报,没齿愿无邪。
抵达睦州后,范仲淹立即给皇上写了《睦州谢上表》。谢表中写道:“臣非不知逆龙鳞者,掇齑粉之患;忤天威者,负雷霆之诛。理或当言,死无所避。”
据理而言,虽死无悔,这充分表达了范仲淹的信念和人格。

上一篇:姚崇《五诫》正官吏
下一篇:赤诚为民
文章评论
内容:
验证码: